內壇見聞 |

2014.07.02
內壇見聞(一)甲午年六月初六

黑虎將軍聖誕,L知道我一定會回祖廟祝壽,央我那天能在訓鸞時讓她請示。L的夫家姓蔡,有兩兄弟,L老公跟L小叔。L小叔幾年前在工作時自高處摔落,自此癱瘓臥床,也已氣切,L小叔意志消沉,復健無成效,日日衰耗。幾天前經人介紹前往高雄長庚看復健名醫,好不容易掛到號,大費周章雇用看護與救護車南下,對方評估後冷冷地請回,表示不會有太大成效,勉勵"自行努力"後由救護車載回。

 

降駕時,蔡媽媽與L一起來,降完公籤,請這對婆媳上前,蔡媽媽剛要開口,師尊先是開示出了"孟裡還掛引不渡"、"速離"等語,又說了一次"引不渡"、"速離",問是否指示目前所在醫院不妥,應趕緊轉院,頓筆曰是,問了某某醫院可否,寫"可"。接著又指示"母避之",指示若要兒子狀況改善,蔡母要避免接觸兒子,在場五人有點錯愕,不知道如何反應,又示"心不清","自顧不暇何以為",原來蔡媽媽因為兒子的病情、看護的身心負荷,到後來都要頻繁看精神科,也曾透露若無起色,希望能帶兒子一起走的厭世想法。雖然覺得內情不單純,筆生還是以L小叔看到媽媽這樣痛苦,自身也容易失志消沉等語勸蔡媽媽先遵照武財公指示,看一陣子是否有所起色再說。蔡媽媽淚流滿面,說兒子是體貼的孩子,的確會容易受自己的情緒所牽動。

 

武財公再次叮嚀蔡母要避免接觸兒子之後,寫"筆生留",在場判文抄文者含我三人,知道要交代事情,我請婆媳兩人先迴避。即示"蔡母魔體侵八成",務必要"避兒"。看完三人大驚,要媽媽不去探望兒子,其實很難,三人同時求請師尊是否能慈悲救渡化解,上示"大不易"、"七年已"。經事後查證,L小叔的確已臥床七年。師尊再示"蔡先父 違天命 已解母",我知道蔡爸爸已經過世多年,而這"違天命",你知道的,好像都是某個領域的事情.....。總之,三人再求,問說可否指示個法門,無法馬上全數化解,也希望日日改善,老闆拗不過,說可以叫蔡母"日日敬茶飲",每天清晨來為武財公奉茶!(其實老闆願意鬆口,感覺就一片光明啊~)

 

退駕後,我把L跟 Sofia Huang找來,由副總跟她說明說明,我北上趕路去。晚上,L打來講一段讓我也頭皮發麻的事情,準到驚悚到突然看不見東西,原來是眼珠掉了。撿了掉到書桌下方的眼珠,恢復光明,繼續對話。她說她公公"違天命"的事情她知道!!(甚麼鬼!!!) 。原來L的公公蔡爸爸生前是乩生,也懂符法咒語,她說蔡爸爸生前未經許可未領旨的情形下辦了許多精神異常行為脫序(卡到)的個案,猜想是在推不掉人情請託下只好犯險踰越而為。可能也是這樣,蔡爸爸從小也教兩個兒子持咒護身,沒想到自己在一次酒後精神不佳時駕車意外喪生。

 

以此看來,在表象的世界,身體產生的病徵,常有背後對應的無形成因,舉反精神心智、惡性腫瘤,幾都有相對應的事件、觸發成因,不可不慎。

繼續閱讀 回一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