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壇見聞 |

2016.06.21
天官武財神神蹟暨感應錄 – 膽管癌晚期

乙未年七月廿三日(以下摘錄自本宮林主任委員臉書)

​​十多天前,虔信的師弟張O忠突然打給我,講了一個壞消息,他的大哥日前身體不適住院檢查,發現膽管長了顆已達八九公分的腫瘤,且已堵塞管道,面色已蠟黃偏綠,又因規模已太大,加上位置較為敏感,醫生已不願動刀處理,希望以放射及化療看是否有機會縮小後再考慮後續處理。父母走後,只剩兩兄弟相互扶持,手足情深,憂心自然不在話下,在切片檢查結果出來之前希望趕來請示也求請師尊救渡,隔天原有公事要問,又另有台中弟子遭逢ㄧ些特殊狀況希望請示,於是很迅速地就開了一壇(註:開壇係指設香案桌請神駕臨壇降駕於鸞生身上驅動桃木筆以七言鸞文表彰意思)。

三方各自到大殿稟奏完,後殿也準備妥當,要問事的兩弟子恭謹地退至兩側,要等師尊降完頭篇詩文與指示宮務畢再上前。甫降駕,只出四字: "挖地龍傷",我跟筆生不解,問了一下這是否是給前來問事者? 曰是,我抬頭看了下兩側這兩人,想起師弟的哥哥印象中是壽險還是建商的主管,又問了問是給那師弟的嗎? 上曰是,趕緊招手叫師弟進來。指了這四字,確認一下:"你大哥是在作.....?","營造"(驚!!!) ,師弟了悟地一直點頭,我也跟著了悟地點頭,師尊續出"挖地龍傷身, 隨報!",看來是某次的工程所導致。當中師尊出了個"亡"字,大家內心一震,不過後來才知道另有所指,不怕不怕。問師尊是否願慈悲搭救,出"即飲水,龍身傷",趕忙通知櫃台同仁去大殿取敬茶。

恭請聖駕降壇恭請聖駕降壇

 

續問師尊弟子該如何處置,"一水,二砂,三吾",一取敬茶二取硃砂,第三步就是聖駕親征!!! 敬茶已取,這硃砂該如何使用? "八月淨撫體","鸞隨身",交代鸞生待七月過後再帶硃砂與筆前往醫院為患者處理,"龍身傷勿再造",因病人還有行動力,檢查中間的冗長等待,還是會放心不下工地而回去探視,因此叮嚀了一番。師弟掛心地上前再問,可否請師尊指示是哪個工地哪個案子所致嗎? 武財公這時寫了個貌似"介"的字,我們也同時覆誦,但好像沒念對字,財神爺還是繼續出筆寫那個介字,寫到第三次,才知道這是繪圖。師弟問道,這應該是該案的形狀或意象? 頓筆曰是。這天大的事情,老闆好像覺得這幾字已經足以應對,接下來反而花了三倍的篇幅跟師弟談了他的"內心"與"生涯規劃",雖然不知道師弟的內心在想甚麼,但可以清楚看見老闆關愛之情。

內壇降鸞情形內壇降鸞情形

 

幾天後切片報告出來,惡性。農曆七月一過,師弟跟鸞生約好八月初一帶硃砂筆前往醫院,而師弟先到北港接鸞生,一路上有說有笑,直到一下交流道......。才剛下交流道,鸞生在車上突如其來的暴衝,有極大的生理反應,奮力抓著車子上方的把手,極力壓抑卻瘋狂暴動難止,不知如何是好的師弟邊開車邊驚惶地打給我急問我人在哪,我說已接近醫院! 趕忙約入口會合,看到他們兩人時,鸞生幾已不支需人攙扶,鸞生描述一下交流道就看到"對方",個個都操有"傢伙",也看到對方拿這些傢伙死命地往病人身上招呼,邊說道"怎麼弄我們我們就怎麼弄你"。支撐到病房前,點了點頭沒甚麼寒暄,鸞生取出硃砂筆,對我們說"閃,會傷到",竟逕自就把布簾全給拉上,一行人急退出病房,等到裡面喊"好了",進去又是不同光景,鸞生容光煥發面容慈祥法相莊嚴法喜充滿,病人則....很平靜。


出病房後,師弟跟我說了,他想起那個"介"形係指哪一個案了,那個案,原先為台灣某重大事故現場(註:台灣中部某夜店大火,死傷二十餘人),說出來你就知道了,相當多人在那個事件中喪生,改建後變為新的營業處所,目前早已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人潮熙攘生意好到其實根本要擠進去都很難,而這個要擠進去的入口是個木造日式屋頂與兩根柱子,正面便呈現”介”狀,嗯,就是那個"介"字了。我竟然不知道這個案子原來正是由師弟的大哥所操刀負責改建的。聽到那個案,突然,這一切好像有了連結,我請師弟傳那個案子的地址給我,因為我下午要趕往北港開壇,師弟也提到說,老闆在車上似乎有交代要"登門致意賠禮",也有提到一個跟金紙有關的數目"200",總之,到北港問了再說!

開壇不久,公事問完,我趨前問了一下師弟的案,問師尊說,上次那個"介"形的工地,是否就是OO市XX街VV號,大力頓筆曰是! 倒抽一口氣後,問說:師弟說似乎要準備供品,上門致意敬拜?曰是。該準備那些? "全",就是好酒好菜該有的全上,特別寫了個"酒",財帛呢? 曰是,數量? "二百",單位,"綑"。紀錄完畢,通知師弟! 沒多久師弟打了通電話給我,說因為要祭拜與焚燒金紙,勢必得禮貌性知會該營業處所的業主,所幸他略有交情,無奈打去沒人接聽,回撥的是老闆娘。師弟只得硬著頭皮,將這事一五一十地再跟老闆娘說明,老闆娘聽完後只回了他一句:其實我是北港人。(!!!) 師弟只覺一陣驚喜,連忙問,那您應該知道財神廟吧?! 老闆娘回說:"我們家就在廟邊"(!!!!!!!!!!)。"我跟你說,武財公如果指示這樣,那你就趕緊照作!我們都沒有問題!"。別說師弟,我聽了也是驚喜地叫出來,是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這麼巧這麼巧這麼巧!!!!! 隔天下午,師弟高興地傳訊來說,之前飆高不下的指數,隔天就開始掉了!!!是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這麼巧這麼巧這麼巧!!!!! 張師弟的大哥也在他親赴現場處理後的兩周後,出院回祖廟來還願了,腫瘤目前已經縮小,已經可以回家休養,目前張大哥也已回到工作岡位,並且定期回院進行電療療程,恭喜!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一是要注意細節;二是要注意禮節;三是做人做事處理社會人處理社會事的原理原則,放諸四海皆準,到了甚麼界都一樣,活著時,死了時,都是得這麼幹的。第四是,我們真的很衰,可能要一直被醫X盟(註:台灣的醫護人員社群,對於傳統信仰持較敵視看法,也對於一些科學上無法解釋的現象極其排斥)槓上了....

繼續閱讀 回一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