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壇見聞 |

2014.06.14
內壇見聞(四)-甲午年五月十七北台壇(一)

在積欠一堆重要稿件的情形下還是要撥出時間寫下這篇,寫完這篇,要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情。

這是個忙亂的一壇,農曆五月十七(7/2)上午,北港、台北的文宣組同仁開會,議程未完,跟副總中途離場趕赴一個溫馨小餐敘,餐敘完,四方人馬(C家-爆炸案傷重,Y家-孩童罹癌、嚴重附身症狀,另兩方為搭便車方)已經出現在北辦等著這次內壇。

首降籤頭完(略),都沒有任何人講了任何一個字,中路老武財公寫了個字,言字旁,青色的青,.........我當然知道是"請"字,"可以問了,C媽媽您先來好了",我對著C媽媽招手,但身旁,鸞生已經開始動筆

道喪儀禮敬誠虔

為轎不虞官作罷

再賜二生輪因業

嗯.......,看完後,看到這"喪"字頭有點暈暈的,我看看筆生,再看看C媽媽,C媽媽看看我,我再看看鸞生.....的後腦杓,再趨前問,"師尊,這是.......給C家的嗎?",打了X,指向Y家婆媳。"ㄜ.....,拍寫拍寫,C媽媽,這不是找妳的",我又對著Y家婆媳招手,"來來來"。

Y家婆媳上案前,我指了指這三句,"嗯,這是給你們的",Y家婆媳頭湊過來,看了看這三句,抬頭看看我,再看看筆生,大家再一起轉頭看我。

我說話了,"嗯","ㄜ,請問師尊,這意思是......",師尊又動筆了,"悟文再示"。大家面面相覷後,Y家奶奶說話了,"財神爺,這是在說林XX的事嗎?",總算頓筆曰是。(林XX?,怎麼不是Y小弟??)我頭又湊過去問Y家奶奶,"林XX是誰?" "我弟弟啦" "喔喔!" 原來Y家奶奶娘家姓林,之前曾來北港問孫子Y小弟的事時順便問了下半身癱瘓已久的弟弟因感染等狀況住院請武財公幫忙,聽到這,再想到剛剛的"喪"字緊張了一下

主委:"所以現在人呢?狀況怎樣?!!"

Y家奶奶: "喔喔,北港問完後沒多久就出院了啊!"

主委:"啊?出院了?!!!"

重來,剛剛可能亂想一通,又再趨前問了師尊,仍然重寫了那句"道喪儀禮敬誠虔",實在悟不出來,請師尊開示

"聖母轎儀未使命

喪處無敬追索待

禍病驅友道中行"

雖然還是有七成看不懂,但看到聖母,想起Y家似乎是某分靈北部的聖母廟的頭人或柱腳,轉頭跟Y家婆媳確認,慌忙中的交談提到了他們是OO宮分靈幾字時,師尊又動筆寫"同流",再出"扶轎儀、北發揮",這時已經剩兩成疑問了,我問了Y家奶奶,這分靈的聖母在北部有扶轎辦事嗎? Y家奶奶說,一開始有,後來主事就停了。好的,已經解開了!

繼續閱讀 回一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