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壇見聞 |

2015.08.31
塵爆救苦、信仰何辜?

武德宮,內壇由中路老武財公決斷宮務,外壇則由南路武財神濟世救民,也因為扶鸞濟世這個人神溝通的橋樑,武德宮於過去幾十年間,迅速凝聚廣大信眾,變成這半個世紀內崛起最快的信仰。

相較於過去所發生過的事情,這就只是武德宮一次的內壇,一般的情節,時間也早已經過兩個月了。過去,我們隻字未提,一來屢見不鮮,二來是不想消費任何人。但現在,我們要為一個善良虔信的家庭發聲、要為動輒被冠上迷信動輒被妖魔化的傳統信仰發聲,更要為武財公的慈悲救度發聲。

6/28凌晨一點多,主委收到一則臉書訊息,來自素不相識的臉書好友-家就住北港的蔡小姐,原來蔡小姐的女兒簡同學幾小時前在八仙塵爆事件中受了重傷,全身75%的燒燙傷,目前在加護病房急救。主委起床後才發現這則重大事件,確認當天老武財公的鸞生以及筆生都在廟區後,立即請他們協助家屬在北港開了一壇請示,聖駕甫到,簡媽媽淚流滿面求請,武財公表示病況危重,請對方家屬先"敬祖",敬祖完其餘財神爺會處理,但又說要禮敬者並非簡姓祖先,而是另兩姓江、葉之先祖,叫對方要回去"查血脈",因為"先祖流漓"!!!

由於這些都是未稟即出,細問之下果然也證實,簡同學的祖父本姓江,後來入贅簡家改從簡姓、改奉簡姓公媽,江姓祖先則香火中輟。這部分蔡小姐知情,但事情還沒完,這一脈改江姓之前,其實再往前幾代,也曾發生一次類似的情形,因此江也還不是其本姓, 追根究柢,武財公表示,這一脈往上溯源,本姓為葉,因此共有葉江二姓先祖香火就此中斷,武財公令蔡小姐即可依其指示於某日午時備祭品,於門口呼請斷祀之先祖入宅受供,其餘武財公會護持。

事後,簡同學在醫院治療的恢復情形也相當令人振奮,兩周後已不需要呼吸器,可以拔除管子,媽媽的神情也從當初的愁容滿面到兩周後可以寬慰歡喜地來參拜、答謝。事發的十六天後,農曆五月廿九日上午,簡媽媽帶著另一位家屬造訪,是另一位原本傷勢較輕的傷者黃同學的媽媽,黃同學與簡同學同病房救治,50%燒燙傷,黃媽媽看到原本傷勢較重的簡同學恢復情形卻較快,十分欣慕,探詢後麻煩簡媽媽能夠帶著她也來向武財公求請。

當日甫降駕,即出了”愛、信、望”三字,接著降公籤,黃媽媽才上前要稟報受傷的大兒子的病情,武財公就出”王家奉愛信望心”,眾人不解,又出"愛信望五教同撫",黃媽媽自己體悟了,直說沒錯,說一開始先由弟弟的基督徒朋友前來關心並禱告,後來越多親友知道,大家都用各自的信仰為黃同學祈福加持,黃同學的部分其實傷勢較輕,意識清醒人也樂觀,武財公只說"喜形",患者身體狀況樂觀,不用擔憂! 黃媽媽焦急補充說:"但常不明原因發燒到四十度以上,醫生也說不出為什麼!",武財公只淡淡回答"不熱方憂",細問確定是免疫系統積極運作,情況無虞,原本說到淚流滿面的黃媽媽心頭的大石就落下了。

黃媽媽接著問了隨同前來的小兒子身體,武財公指示完後,接著又出了"家祖未合", 黃媽媽一看便驚訝地證實說家裡其實也是跟簡家同樣的情形,公公入贅婆婆家,並經婆婆建議,家裡只單奉一姓。武財公當下裁示"合"(要一起奉祀),"人亦合",求證黃媽媽,黃媽媽也自承家人間包括夫妻間都不睦,爭吵激烈。武財公後續揮文仍持續提到祖先合、人也會較合,並示"人亦修",人還是要修,退駕前又特地把黃媽媽叫上 前:"汝聽命!"、"靜平修身意"、"口德敗!!" 黃媽媽被訓得頻頻稱是,老闆還不忘補上"日日省!!!",接著才願意下課。

一旁狀況已經好很多的簡媽媽,其實沒太多事情要問,表示只是來參拜禮敬並報告已經進步到不用插管子這好消息,武財公只淡淡地說"敬誠靈",恭敬而心誠,自然得神祐。這個事件,從頭到尾,武財公都只用了極少的語句,對家屬除了簡單的敬祖外,也只答覆適合診治的處所與交代”遵醫囑”。清濟如是,如何怪力亂神? 數天前簡同學順利出院,隔天回到廟裡答謝還願,更在農曆七月十五武德宮普渡當天,也自備數百斤白米來普施並於科儀後致贈給弱勢團體。

一樁喜事美事,碰巧由歷年都會來採訪本宮普渡與濟貧活動的媒體朋友們得知,並在有限的篇幅下披露這個因緣,未料,經過醫療從業人員的團體轉貼後,激憤抨擊,表示對於康復者回去酬謝鬼神而不是感恩醫療團隊的努力,感到無言,除廣在醫護間流傳此一報導斷章取義抹煞家屬的謙卑感恩外也表示此事引起醫護界”相當高張的憤怒”,更簡化直指傳統信仰者常常不尊重專業醫療寧可信鬼神。細讀當事人簡同學的臉書,無數篇詳述醫療過程的辛苦也高度感謝敬佩所有醫護人員的辛勞,只不過延伸感恩周遭所有支持的力量與資源,就被斷章取義群起撻伐,讓當事人淚流不止承受極大的壓力,更嚴重傷害一個甫經重創的家庭,仁心何在?

民國101年底,本宮主委檢查發現膀胱有腫瘤,切片檢查為惡性腫瘤,且為”高度惡性”,經102年初切除後再檢查,除確診為高度惡性腫瘤,並且已侵入肌肉層,膀胱不全切除將危及生命,此樣本經振興、和信、榮總等都檢驗過為高度惡性無誤,卻在一次武財公與白玉佛菩薩聯袂降壇後,病灶全消,降壇後幾日,至台中榮總住院檢查,作大範圍刮刨組織下來檢驗後即毫無所蹤,在現代醫學無法解釋下,為求保險,仍將過去腫瘤處作局部切除,周圍淋巴也廓清切除,這些組織樣本下去化驗,依然全無所獲,並且經連續四年的追蹤檢查,仍未再現蹤! 簡同學答謝武財公一事被批露,相關團體即咄咄逼人質問傳統信仰與康復之關聯性在哪? 那麼未進行醫療期間癌細胞消失的邏輯又何在?

正信正念的傳統信仰,絕不否定現代醫學之功,但現代科學解釋了所有現象否?理解宇宙的生成,時空的極限,維度的真相否? 武德宮香火鼎盛乃因德澤四方,似此神蹟不勝枚舉,連揭露事實都無必要,又何須添油加醋? 武德宮關懷社會,濟助過的生命又何曾會少?真正的怪力亂神,就是不知為知,不明為明,自己眼界、智識,經驗所未曾有過,即妄加否定抨擊抹黑,這才叫怪力亂神!!!

繼續閱讀 回一覽表